砍柴时发现,鬼王就是个双标大猪蹄子盒盒盒盒。

男角色不配拥有关爱系列。

2019-08-17

庙里的鬼【贺喜cp】

中和产物,无脑甜

看心情更

鬼神x皇子


——————


  今天是七月初一,大齐三皇子云熙正好成年,就接到了一个让身边所有宫人都闻之色变的任务——洒扫小庙一个月。

  小庙其实不小,甚至比一般皇子的寝宫都要大上一圈,正正的九根合抱粗金丝楠木撑起殿顶,比皇室的家庙都要多上一根。

  可这庙却是个无人问津的破败地方,要不是祖训上清清楚楚写明了不许拆庙,估计这庙过不了六个时辰就能被砸光。

  这庙孤零零地坐落在后花园北山的半山腰上。相传之前也有几位皇子被派去小庙洒扫,全都在一年之内各种病亡。久而久之,小庙成了皇宫中的一处令人闻之色变的“禁地”,也成了能止小儿夜啼的阴森地方。

  “再不乖,娘就把你送到...

2019-08-13

白椅子写个大纲我已经胸口有气郁结在心

为什么我要这么对待自己???

是be。昨天抽签抽出来的。

我在考虑要不要发在lof了

还是发长佩呢还是发lof了

不行,我要再开一个无脑甜文中和一下

2019-08-12

星河七夕番外补档

弄了个超链接

lofter就pb我了

如果这次也被屏蔽了

那以后就AO3见面吧!

2019-08-09

那张白色椅子【贺喜cp】楔子

现代背景

艺术家李赫 x 法医云熙。

 

其中涉及许多我不会的专业知识

会竭尽全力百度学习(つд⊂)

如果有错误非常欢迎且感谢斧正!!!

毕竟我是个渣渣〒▽〒

 
 

hebe不定,清水,不久后见

 
 

————————————

 
 

  “唯独你坐过的那张白色椅子,还留有你的芳香。离去后只剩下一片无情的寂静,等待着你的小咖啡厅。”

  ……

  下午时分,太阳开始往西边缓缓落去,阳光恰好投射在落地窗上、照在身上。白大褂被镀上一层金色,明与暗的界限被晕开,不甚分明 。

  “爸,您...

2019-08-09

堕入星河(67)【大结局】

  赵一眠死后,天庭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收复了魔域卞城,参战的众兵将脸上都是自豪的笑意。那卞城王可是魔尊,卞城可是魔域最大的城池,初战告捷,令人欣喜!

  魔域其他城池也像死了一般寂静,没有一家势力出兵救援卞城,反而是各自锁死了城门不相往来。

  天庭兵将更开心了,魔域内部分裂至此,天庭胜算再加一筹!

  九霄云殿上,太微设宴犒劳诸位兵将。正当众仙家兴致高涨、酒过三巡的时候,本应驻守在南天门的兵将跌跌撞撞地跑进了殿内。

  “这大喜之日,你如此慌张成何体统!”

  “陛、陛下,夜神殿下他、他……”

  喝酒品宴的仙官们纷纷转头看向帝位上坐着的太微,他们都听说了夜神大殿又一次离家出走...

2019-08-04

堕入星河(66)【白毛鬼x润玉】

  五千年前。

  人皇开启家天下,天道另择其主,并三百六十规则化作一枚掌天镜,落入天庭手中。

  天帝成为三界王者之首。

  “报!大殿下在……在忘川陨落……”

  “什么!!还有一年就到继位之时了啊……廉晁…我的儿!!”

  …

  “太微,你大哥廉晁……这天帝之位,便传给你了。要好好照顾丹朱……”

  ……

  “恭喜陛下!恭喜天后!喜得麟儿!”

  九霄云殿四处张灯结彩,仙家齐聚殿上每个人脸上都笑意,整座天庭都带上了喜庆气息。

  太微居首位,正拿着一枚灵玉的结穗逗弄着怀中的孩子。睁着大眼睛的孩子伸出肉乎乎的小手去抓握穗丝,发出些奶生奶气的笑。

  “我天家后继有...

2019-08-04

堕入星河(65)【白毛鬼x润玉】

  一尾只存在于神话中的应龙悄无声息地落入了人界边缘,那处虚空除了一具飘浮的尸体再无别物。

  人界拥有最广阔的天地,拥有难以数计的星球。那些星球如今却是不约而同地亮了起来,剥出一小粒光点之后又归回原态。

  光点汇聚成光流,最终汇聚成一条璀璨夺目的星河,朝人界深处流去。

  人界好不容易养出了一个李赫,自然要好好照顾李赫的夫君。

  星河围绕在应龙身边,龙身上被星光照射到的伤口开始缓慢愈合起来。像是嫌速度太慢,有光点先后脱离队伍飘到伤口上落下,立刻就将那一粒大小的肌肤治愈。

  积少成多,当星河彻底黯淡下去那刻,应龙身上大大小小的外伤都痊愈了,终于看起来不再凄惨,虽然内伤未愈,但也起不到多大威胁了。

 ...

2019-08-04

堕入星河(64)【白毛鬼x润玉】

  玄域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空。无论是地上的草还是远山,整个玄域呈现出一种褪色的灰调。万里无云,只剩淡灰色的天空。

  李赫低头一看,怀里这只小白鹿的皮毛也变成了玄域那种暗沉又浅淡的灰色,“你可还好?”

  “呦!”叫得很起劲,看来是没什么事情的。

  脚尖轻点腾身而起,气劲让周围一圈灰败的杂草都化为齑粉。“这玄域果真古怪。”他对自己的力量可谓是操纵入微,怎么可能无故出现气劲外溢的状况。

  容不得他细想,北边有一道雾柱冲天而起,还隐隐约约传来了赵一眠的骂声。不知道是谁这么有能耐惹怒了赵一眠,让他连气机都顾不上隐匿,传遍整个玄域。

  李赫朝着那雾柱急速掠去,身后凡是被他身影经过的...

2019-08-04

刻匠与龙

真龙刻匠赫x玉龙熙(后续见评论)

        西定村有个年轻异常的刻匠,长得俊美非凡,还带着一丝贵气,让村里人见着了都忍不住好奇这公子究竟是犯了什么事才沦落到穿布衣。

  那气质,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该是个穿丝披缎的。

  有天,那刻匠从不远处的卧龙山上背了一块大石,方方正正地正正好嵌在背篓里头,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把石头背回他河边的小院。

  而后闭门谢客,到如今已经快一年了。要不是河边浣衣的人们常能听到那屋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刻声,怕是会以为那刻匠早就死在了屋里。

  李赫锤下最后一凿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将那枚半指宽...

2019-08-03
1 / 24

© 冥想观察第三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